会员登录
友情链接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首页栏目 > 华夏文明 首页栏目

清代的滇商

发布时间:2016-09-20   点击次数:1725次
王炽

    近几年来,省外的“晋商”、“徽商”、“京商”的故事炒得很热,有的还把他们的事迹拍成电视剧,搬上了荧屏。我们云南在清代同样也有赫赫有名的“滇商”。“滇商”也有很多值得肯定和赞扬的事迹。
    “滇商”们的事迹大多出自《新纂云南通志·实业考》,修志者对古代不重视实业的做法很不赞同,他认为:“诚以农、矿、工商为人民生活之要素也,后世修史者因士大夫耻言利,遂不列货殖一门,不知利有公利、私利之分,私利不可言,公利则不可不言,近世欧美各国其富强皆基于此,而淡漠视之,可乎?故本编为提倡实业计特立此门,将乡先辈之长于农、矿、工商者采入焉,重公利而轻私利,亦在后人善学之而善用之耳。”的确,云南非常缺乏“长于农、矿、工商者”,清代滇商们“敢为天下先的精神”很值得学习。
    赵天爵“巨富”之后
    据《新纂云南通志》,清代云南较著名的滇商出现在清康熙年间,他是通海人赵天爵,他自幼贫寒,“无生业,为家人所不礼,乃入个旧厂假资开矿”,开矿似乎进行得很顺利,但是“每得一旺洞强横无耻者辄出而与争,工人愤甚,欲与决斗”。一些无赖之徒却打起了矿洞的主意,又争又抢,矿工们恨不得把这些无赖除掉。天爵就劝他的工人说:“矿山甚宽,旺洞不少,吾辈但同心努力尽人事,以听天,何处不可发财,奈何以诸君之生命与人争钱财乎。”立刻命令工人放弃这种做法,而且多次这样劝解他的工人。这样一来,其他矿洞的人皆被他这种行为所感化,互相劝诫不能与赵天爵的矿工发生冲突,还争着借款给他发展生产。他对待工人也很优厚,把美食分给他们,而自己吃粗粝的饮食还觉得挺不错。如此,工人都乐于为他工作。其最后的成功在于:“后竟得一最旺之洞以至巨富”。赵天爵“巨富”之后竭力散财行善,今天个旧著名的旅游景点宝华山上的宝华山庙就是他建的,成为一名胜。《新纂云南通志》最后对赵天爵给予了如此评价:“个旧厂自银、锡两矿发达以来致巨富者不知凡几,大抵身没之后名亦随淹,独天爵至今数百年来,个旧妇人孺子皆知之,且无一人忍斥其名,群称之曰‘赵老祖公’其盛德之感人也深矣。”赵天爵深知做生意当以和为贵,且致富之后不忘尽力做些公益事业,这样的实业家当是云南人的骄傲。
    吴联元搞“立体农业”
    赵天爵从事的是采矿,这样的行业利润丰厚,的确易于致富。可是有个叫吴联元的人却从事种植业,一样成了大富翁。众所周知,种植业的生产周期较长,且利润也赶不上采矿,他是怎样致富的呢?《新纂云南通志》载:“吴联元,邓川人,善种植,住邓川城北,购沙砾地数百亩经营。三年,资已尽,有劝其改业者,不之听,早作晏息,飨食不继,人皆笑之。”吴联元为了搞种植买了异常贫瘠的沙砾地,又把老本都搭完了,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,大家都笑话他,劝他不要干了,他却不听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“砾减沙露,乃急树枸杞、藤萝以为藩篱,结庐其中,日树桔、柚、雪梨、林禽嘉果之属,又杂植桃、李、枣、杏、榛、栗诸种。虽加榧(今作咖啡)、细茶无不毕种,数年后获利,市诸外境,逾万户侯。”吴联元搞的“立体农业”果然非常成功,加之“出口”境外,赚取的财富超过了万户侯。有人看到了他成功,向他请教种植的窍门,他说:“无他巧,唯顺木之性以培植之。”真是与二千年前《庄子》里的“郭橐驼”说的是一个道理。
    此外清代云南还有宣威人杨朝俊从事造纸和制香业。他的家境本来很好,可是他为了家乡的穷人,提倡造纸和制香,使家乡无业者靠着这两项技能得以温饱。“杨朝俊字在位,宣威人,诸生,家计甚丰好,植(质)弱小,所居凹瓦路在龙场之北,地狭而人众,无业者多,朝俊提倡造纸,以楮皮为原料制,颇精洁,境内所产植物,俗名香花柯,及菁香者漫山皆是,朝俊令其家人采叶曝干,碾为米和以松根水造成线香,以供人用,至今村人食其利者三十余家。”(《宣威县志》)
    巨商王炽支援抗法战争
    到了晚清,云南出现了巨商王炽。王炽的事迹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熟悉,但是不妨看看“官修正史”里是怎样记王炽的。关于王炽怎样致富,《新纂云南通志》上只作了概述:“王炽字昌国,一字兴斋号虹溪,广西州人也,以财雄乡里,乡里称善人,始以操奇计赢术贾于蜀,渐推于黔楚,北至燕,南至粤,十年富,二十年而大富,富埒王侯。”看来修志者不在于记他致富的过程,更在于他的种种“义举”:“光绪九年法人来侵越,总督岑毓英出师往援,鲍超亦自蜀来会,饷不给贷,诸商不应,炽曰‘师行所以卫国也,师以无饷溃,自败之道也,必贷之。’贷六十余万金,我军是以有临洮、宣光之捷。”他不仅拿出钱来支援云南的抗法战争,清朝地方政府在财政上有了困难,他也拿出钱来帮忙。“炽与遵义唐炯善,炯奉朝命采矿于滇,铜本不给,辄贷之,已数十万矣,有谏者曰:‘官无信义,盍慎诸’。炽曰:‘京师天下本,铜之衰亡系乎圆法,圆法弊,非国之福也。’更立公司以济之,以是京运得无缺。”云南的铜在清代主要运到北京去铸钱,“圆法”指钱币制度,如果政府没有钱去采铜矿,必影响中国的钱币铸造和流通,使国家经济受到影响,因此王炽毫不犹豫地拿出钱来支持政府。他还“兴义学,拯灾卹,难至于立义田,建义仓,造义渡铁索桥之属,动费巨万,无少恡。”他兴办种种公益事业,花了很多钱也在所不惜,真正把“私利”变成了“公利”,这样的“滇商”对社会的贡献远远超过了他在经济上的成就。
    何云将假货投入江中
    做生意难免要使用一些投机行为,只要合理、合法,也不妨视为做生意的技巧。剑川人何云就是靠一点小投机,慢慢起家,最后成了一名成功的商人。“何云字步青,剑川人,少有商才,能摧刚为柔,转败为胜,初起资不过千金,往来滇中,落落未有筹策,大理故有三月市,至期百货奔凑,尽一月而止,云挟黄连以往,至则他商物山集而价不起,众患之,云以己物贱值出售,无所顾惜,他商闻而效之,价益落,云悉收买为己有,数日遂空其市,俄而黄连价涌贵,云乃独专其利,一月间所赢数千金,人稍稍知其能。”后来何云把生意做到了四川:“初商蜀之渝州,立号曰云茂兴,继移湖北汉口,合资立鼎兴祥,而云总其成。四方商贾往来争,得云一言为轻重。”何云的生意由云南而至四川,后又至武汉,各地商人之间发生了争执,都得请何云出来评判,可见其在商界的影响之大。“尝有商购其麝香,归者视之赝也,来而质云,云审视曰:‘物诚为伪,此我为人绐矣。余累累者在箧,计当值万金,恐不独此少许也。‘发箧果然。乃大张筵席,请召宾客,酒酣,出其麝香,对众投之江中曰:‘我既受人欺,不忍转以欺同业也。’由是声名益起,所货更酬数倍。数年间以高资雄汉上。”(以上皆出《新纂云南通志》)何云不仅富有商才,而且极讲诚信,别人买了他的麝香,发现是假货,找他质问,何云这才发现原来他也是受害者,他库存的大批麝香全部都是假货,麝香本来就是名贵中药材。这样一来,他的损失非常巨大,可是按照何云的才能要挽回这笔损失也不是不可能,他可以找假麝香的原主退货,也可以掩盖事实真相,用低价把假麝香处理掉。可是何云对于“万金”的损失并不在意,更重要的是不能再让其他人受骗了。于是他当众把所有假麝香投入江中,从此名声大振,取得了巨大的财富。
    清代的“滇商”不仅有高超的“商才”,而且很多滇商在发家致富之后不忘家乡的人民,努力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业;还有的在生意上“以和为贵”不争小利,不以命相搏;有的极讲诚信,不坑蒙拐骗,滇商所创造的价值,并不在于他的经济财富,而更在于他们的高尚品质和道德力量。

联系方式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紫荆山路56号楼
邮编:450000
电话:0371-87539136 87539138 13525516166
联系人:庹朝彦